我是雪山中,一枚生锈的铜币。

躺在你必经的路途,待你拾起。

那夜的风雪,清扫了世界,

留得一片纯净的厚重雪白。

羞愧的冒失的探出了头,

望见你正向我走来。

迎着太阳摇晃了锈的身体,

用反光交汇了你的目光。

露出了一丝讶异与惊奇,

伸出了纤长的手指碰触了铜躯。

呀的一声,你缩回了手,

因为我的身体比冰雪更冷。

等待了,与大山年龄一般久远的时光。

在呀的刹那间,

埋去一切希望。

雪山说,你是来自秋天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