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的脚注

Tag: 日记 (page 1 of 4)

在一个加班的夜里瞎侃

昨天是周日,但是一早就辗转了两趟火车从家赶往南京,午饭没吃就到了公司上班。同事们周六周天两天都在,我因为需要回家处理装修上的事,跟领导”请了假”。

想起一位同事对我说起的事,他在北京出差期间,一个周五某领导对着大家说,这周末不加班,正常上班。

听起来像一个笑话。 Continue reading

瞎扯:关于时光的脚注

    最近几个月完全忽视了这个小博客,我可以说这是因为工作出差,属于自己的时间非常少。但是周末抽出个把小时完全可以写上一篇流水账。我想真实的原因是现在不再像在学校时那样能够静下心来敲打文字了。
    我不舍得关闭这个独立博客,因为我觉得拥有一个独立博客是一件很酷的事情。可维护一个博客如果常常N个月没有新的文章发表,也着实是一个失败的博主。6月份毕业之后参加工作至今,每天7点20分起床,晚上9点下班,回到宾馆洗澡、浏览资讯、处理几张照片发在QQ空间,然后时间不知觉就过了零点。每天都似乎很匆忙,每天都貌似没有做成什么事情。我想大多数工作了之后的同学都会感到属于自己的时间很少吧。

Continue reading

车站惊魂

   根据公司的安排,上周四需要出差去南京,进入项目组锻炼一段时间(准备开始干苦力)。出发前,在上海出租屋中打包行李的时候内心有点纠结,这纠结并不在于因为要出差而感到辛苦或者什么,而是纠结行李的打包方式。上一次去天津,我是拖了一个21寸左右的拉杆箱,并将双肩电脑包放到了拉杆箱之中。这次就左右为难:我是要把双肩包背在身上呢,还是放到拉杆箱中。如果只拖着一个箱子,那样方便挤地铁,但是上了火车之后就不能拿出iPad消磨时间了。如果将包背在身上,地铁那么挤,怕把背包中的电脑给挤坏了。经过一个世纪的心理斗争之后,最终把包背在了身上。这段啰嗦的“心路历程”却是给之后的悲剧埋了伏笔。

Continue reading

[日记]2013-5-19

下午去见了谢老师,主要是把自己做的网站在学妹的电脑上部署运行。期间遇到些小问题,最终是顺利运行了。老谢告诫即将成为程序员的我们要在适当的时间转型,代码不能写太多年。我最大的梦想就是开一家自己的互联网企业,不过,先通过几年的学习让自己成为业界大牛后再作打算。

吃晚饭的时候收到静秋发来的邮件,让我帮她做PPT。 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只是QQ中少了一个熟悉的头像。每当我点开apple分类,却总也见不到以前习惯了见到的。 Continue reading

[日记]酸萝卜嫩鱼

  5月13号那天忍不住给静秋发了一条短信,静秋回了短信,虽然依旧没有加回我的QQ,但是我感到静秋的态度并没有那么决绝。

  早上依然很晚得起床,洗漱完后看《就想开间小小咖啡馆》。因为心里有一个开间小咖啡馆的梦想,所以阅读这本书。读过之后这梦想的种子有了更强烈的意愿想要萌发,但是刚走出社会的小小大学生必须将这颗种子深埋,先踏实工作,作原始积累。当感到现有的生活的累了,厌倦了,那时就是梦想发芽的时候了。

Continue reading

[日记]2013-5-17

  早上10点多才起床。昨晚宿舍那俩打呼噜打得很活跃,另一位鼻炎患者的呼吸声超大,自己被折磨到2点多,然后打开了手机中的白噪音APP听着白噪音入眠的。如果早上没有什么必须要做的事情,自己必定不太情愿起床。就那么赖在床上,忽而睡着,忽而想想静秋感到失落。
  这段时间的主要任务是写毕业论文。二十六号需要给谢老师看初稿,下个月六号就答辩啦。应该可以很顺利的通过吧,等到答辩通过之后,要谋划一场旅游,珍惜和2430、2429的同学们在一起的最后那点时光。

一位通信工程本科毕业生的求职之路

     离毕业还剩两个多月,终于签了三方协议。公司在上海,职位java开发,待遇尚可,比自己期待的要好一些。回想自己找工作的经历,不能算是艰苦,但也折腾了很长时间,特别是大四上学期在学校的求职毫无进展的时候,失落与不安弥漫了全身。趁着还没有完全忘记这段记忆,将其记录下来,以供与我背景相似的学弟学妹们作参考。
    先说一下我的背景:家在浙江,本科在昆明理工大学,通信工程专业,想到上海找一份程序员的工作。

Continue reading

2013-3-23:回家交物业费

  早上去上海展览中心参加“长三角地区高校毕业生就业招聘会”,希望能找到一家在毕业之前不必实习的工作单位将我收了。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或者在嫌弃什么,招聘会单位非常多,1千家左右,但是我却只问了两家,第一家是付汇天下,但是对方要求毕业之前先实习,我就说算了。第二家是上海欣能,毕业之前不必实习,毕业之后上岗,因此我便投了简历。对方问的很少,只是让我描述一下我写在简历上的其中一个项目。我描述的也很概要,很快就结束了。对方让我等面试通知。对话如此短暂,是一个不太好的信号。

Continue reading

在上海实习的第二天

  公司:听同事说,公司中不会有老鸟带新人。观察了一两天,自己也发现这家公司几乎都是实习生,我所知道的正式员工,除了经理与HR之外只有一个。今天经理开始让我做移动监控系统的项目,半天时间与一个新进来的实习生一起完成了数据库表的设计。

Continue reading

Good Bye 2012

  2012,也许是自己在校园的最后一年。因为曾经的短暂放弃,使得自己比好朋友们晚了一年进入大学,同时也就晚了一年走出校园。他们都已混迹社会,对于这充满了未知的一步,既感到新奇,同时感到担心。对于能否依靠自己的能力迅速在一个城市之中生存下来,当前完全没有信心。2012的下半年也就是大四的第一个学期,由于专业排满了课程,不得不继续待在学校里。陆陆续续参加了一些在学校里的招聘会、宣讲会,投的简历并不算太多。学校离家太远最让人感到无奈的,便是鲜有家乡那边的企业来到自己的学校招聘应届生。学期开始时还会期待能有浙江、上海的企业会来招聘,过了半个学期之后便完全不再指望。想要找到工作,不得不靠自己走出去寻找。

Continue reading

第 1 页,共 4 页1234

Copyright © 2018 时光的脚注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